网络欺凌:一个足以致命的危险游戏

由vli于

本文由善待动物组织创办人Ingrid Newkirk女士所撰写,最初刊载于美国《赫芬顿邮报》政治版

最近,美国《时代杂志》专栏作家Joel Stein宣布,由于在网路上的意见留言板常有使用者恶意中伤,所以他决定取消使用留言板。而英国广播公司新闻部的编辑Mark Mardell为了早前传出美国白宫发生爆炸的错误性报导表示感慨,并说“事实与谎言”在现今社会已经难分真伪。美国《弗吉尼亚先驱报》更要求所有向该报提供消息的人士出示信用卡和住址来核对身份。一些荒唐和歹意的绯谤,除了可能影响政府部门的运作,瞒骗传媒,也对正面的人和团体做成不必要的伤害。更有可能对当事人或团体造成毁灭性的后果。

PETA US美国善待动物组织与其他设立动物收容所的团体——而这些都是来者不拒的动物收容所,带病的、年老的、受伤的、甚至带有攻击性而需人道毁灭的动物都会被接收——早前被多个如消费者自由中心的前线组织恶意攻击。这些前线组织有如天生的反对派,不断意图推翻社会公义,不论是对于酒后驾驶、工人薪酬过低、或如何解决流浪猫狗等社会问题都大唱反调。更有那些高呼反对人道毁灭的倡议者不愿承认现今动物们所面对各种厄运的真正原因:人类随意购买动物、没有法律强制规定绝育手术,以及还未禁止繁殖动物。现在,让我给大家展示几个曾被肆意中伤的受害者真实的面孔:

2008年,凌晨一点,美国善待动物组织职员南希(假名)接到一通紧急电话,报説附近听到动物哭喊声。南希按照来电者的指示开车到现场,发现两只幼小浣熊在垃圾桶内。小浣熊全身被啤酒、雨水和从垃圾袋中漏出来的汚水浸泡著。其中一只小浣熊在被发现的时候已经全身冰冷、奄奄一息、毫无反应,并于运送途中死亡。而另一只却一直在哀鸣著,他除了身体发胀外,眼睛也被硬痂和粘液完全封住。那小浣熊虽然还有意识,可是每分每刻都在死亡的边缘挣扎著。南希最后决定为这只不幸的小浣熊注射戊巴比妥钠,使他能安详地离去。

而在发生以上事件之前,于2005年,南希也曾在路易斯安那州待了几个星期。那时候当地刚受到卡特里娜飓风的严重摧残,淹水中满是汽油及垃圾。南希是动物拯救队的成员:专门负责用螺栓刀和撬棍等工具剪开栅栏及撬开门窗,拯救被困的动物,给他们喂食,并把他们运送到临时设立于冈萨雷斯市拉马尔·狄克逊博览中心的大型动物收容所。

刚巧,南希等一行人来到一间破烂不堪的房子前,遇见男屋主忙著把还剩下的个人财物收拾到卡车上。这名男子更表示,他在逃生的时候把两只家犬都困在房子上层的房间内,到目前都还没有机会去查看,相信“他们大概都死了吧”。南希听后便马上飞奔到房子上层把门撞开,迎面而来的正是尸体腐烂的恶臭气味。她发现其中一只狗还残留著一丝微弱的气息。南希把小狗抱到楼下后,男屋主还说:“请随便拿去吧!”说著便转身离开;而南希也只好把这垂死的小狗带到自己车上。南希永远无法忘记这些情景:看见人们一而再,再而三的随意把动物遗弃,让他们慢慢在逐渐上升的洪水中溺毙。

拯救小浣熊事件之后的几天,南希主动到当地一家医院的急诊室求诊。因为她发现自己再也无法忍受在拯救动物行动中所看到的那些既冷酷又恐怖的情景。她害怕自己会想不开而寻死,所以最后选择接受精神科治疗。

在南希事件大概一年之后,另一位匿名为卡罗尔的善待动物组织职员也刚庆祝她在动物收容及虐待调查部工作的第27个年头。多年来她曾在多个动物收容所工作,也曾因为精神状态不佳而几度告假。虽然如此,她仍然常说:“不论躲到哪里,也总不能躲开已知道的事实。”过了一段很长的时间,卡罗尔终于尝试转换其他工作。可又因为还是对拯救动物的工作眷恋执迷,她决定发起一个计划:专门为那些在恶劣天气下被铁链拴着的户外狗只提供铺满稻草的耐寒狗屋。

一天,卡罗尔在途经一个停泊活动房屋的场地时,发现一只被沈重铁链长期锁在颈部并拴著在泥地里的老狗。铁链的重量和狗只自身的体重相若,狗只胸前的肋骨和背后的脊骨都突出变形了。虽然这只瘦骨嶙峋的狗每天都被忽视,但当他看到卡罗尔的时候,依然满怀希望地对她摇尾以示亲切。看到这个情景,卡罗尔哭了。纵使她曾经哭过多少遍,可她这次完全没有办法停下来。坚强地忍耐了三十年的她,在这一刻,她知道她再也没力气去面对这种永不停止的残酷:她精神崩溃了。

当然,有些在动物收容所工作的员工会表现得比较麻木。可是如南希和卡罗尔般全心爱护动物的工作人员还是占大多数。常听到人们说:“我永远也没法担任你们的工作,我实在太脆弱了。”其实工作人员更是没法无视那些活在水深火热中的动物数量不断地增加——这些动物或被遗弃,或被虐待,或是生病受伤,数目远远超过能收容他们的地方。工作人员深深明白问题的基本是因为拒绝替自己动物作绝育手术的主人,以致每天有大量的猫狗诞生。除非工作人员能对此视而不见;他们只能抱著可怜的小动物们,一面轻声诉説著对他们的爱,再轻轻的给他们一个无痛的解脱。有些动物收容所为员工提供心理辅导,帮助员工舒缓这种工作压力。但很多收容所并没有这项服务。

然而,有些互联网上的网志或意见留言版,往往会把像南希与卡罗尔等志工恶意评击为“屠夫”、“杀人凶手”、“变态狂”、“毒杀动物”和“满手鲜血”的人。那些抵毁志工们的人有时不单以恶意中伤他人为乐;更有些人如欺凌者般,以伪造的身分大肆评击别人。在网路上曾经有滋事分子以《花生漫画》的人物为名,于两星期内发放了共375个反对美国善待动物组织的留言。这些别有用心的人甚至利用一些已被法庭判定为虚假的“证据”以达到其目的。

美国善待动物组织屡被诽谤者恶意描绘为“神秘的刽子手”等贬词,但他们仍一直坚持对身处不幸或因种种原因无法被收养的动物不离不弃,提供一个无痛的解脱。美国善待动物组织、海外关联机构与其他动物收容所的志工经常谈论并撰写有关安乐死的议题。我们致力向大众宣传及教育,希望更多市民能绩极参与响应并向有关政府部门反映意见;促使政府就方案立法,呼吁领养并缩紧对动物繁殖者的规定;去解决动物被虐待、遗弃、流落街头及因医药费高昂而无法得到治疗的问题。盲目叫喊“反人道毁灭”有如空喊咒文一样,对问题毫无帮助。反之,任由这些动物自生自灭,才最是残酷。当然,我们都渴望收容所再不用取去动物的生命,但期望和怨恨并不能解决现况问题。在动物繁殖场及其他个人或团体力阻政府立法监管之下,问题是永远不会得到解决的。

试想想:那个于弗吉尼亚州美国善待动物组织收容所的员工,在网上读到这个冒认义工的人所凭空捏造的故事——她的心里会有甚么感想。这“志工”说他在收容所内只看到猫狗被困在没有食物和水的笼子里,等待人道毁灭,甚至对正在生产小猫的母猫也置若罔闻。他更瞎说他把两只刚诞下的小猫偷偷带回了家,现在正过著安逸的生活。另一位匿称人士不但在其他网站重复发表这篇无中生有的僞文达五次之多,更把它加油加醋,诬说美国善待动物组织匆匆赶赴灾区把所有动物人道毁灭,使动物无法和主人团聚。

而事实上,美国善待动物组织不断的努力,帮助走失的动物尽快回到主人身边(例如在弗吉尼亚州在卡特里娜飓风过后悉心照顾失散的动物,并经由航空或陆路运送他们回家);猫从不会被用笼子关起来,反之,他们都是住在景色幽美,并备有舒适家俱、玩具和小吃的房间内。从来没有猫咪在收容所内分娩。除非某动物需要进行手术,否则所有动物都必定有食水供应。从来没有动物被偷去或在收容所的监察下失踪。所有狗只也不会被困置在笼子里。和猫一样,他们在收容所内的房间都拥有舒适的沙发、被窝和玩具。

2013-04-29-newkirk1111Untitled

2013-04-29-newkirk22222Untitled

再者,在收容所居住的狗只都是获得不分昼夜的照顾,包括定时到附近的狗公园散步及陪同他们玩耍等。而最重要的是,所有动物都能享受到他们一生从未拥有过的关怀和爱护。多数适合领养出去的狗都是直接送去大型开放式收容所的(然而,这些数字都没有反映在每年美国善待动物组织公布的数据中),剩下的少数,则大部分住在寄养家庭,或在办公室里过得悠闲自在——他们不会因为其他有些收容所的领养标准低,而过着虽被领养,往后却被“动物囤积者”关在笼中的生活。

2013-04-29-newkir33333Untitled

网路上欺凌的行为往往能导致悲剧发生,正如新闻所报导,过往不少因网络欺凌而自杀的事件。在动物收容所内工作和到处拯救动物的员工,每天日以继夜地埋头苦干(因为拯救动物的工作绝对是不分昼夜的)。他们对爱护动物的那份热诚和执著,是应该得到大众最大的肯定和支持。请别再恶意攻击他们了!

Agassi Lai翻译